“有偿救援”还需更大的法律共识

 来源:人民法院报 发布时间:2020-08-21 17:14:23 点击数:
导读:  近日,两名驴友在四川峨眉山探险失联被成功营救的消息引人关注。据悉,二人进入了尚未开放的景区区域从而致险,最终被罚款并承担了2万余元搜救费。社会上关于“有偿救援”的争论一直都在。客观来看,“有偿救援”

 

  近日,两名驴友在四川峨眉山探险失联被成功营救的消息引人关注。据悉,二人进入了尚未开放的景区区域从而致险,最终被罚款并承担了2万余元搜救费。社会上关于“有偿救援”的争论一直都在。客观来看,“有偿救援”的目的一方面是震慑和约束驴友的恣意任性,另一方面也是给景区和其他部门的搜救人员减负。

  “有偿救援”并非无法可依,根据旅游法第八十二条,旅游者接受相关组织或者机构的救助后,应当支付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不过,这一规定过于原则与笼统,在实际运用中弹性空间过大,容易掺杂特定利益主体的主观意愿。

  从公民权利保障平等性的角度出发,公共救援不宜大包大揽,成为没有底线的公共福利供给,忽略公民对自身行为的责任。事实上,每个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是规范和协调社会关系的重要前提,在讨论救援人道主义至上时,并不意味着个体行为因素可以不加考量,否则对被动遇险的公众而言就不公平。比如,明知有巨大风险且是法律禁止的行为遇险,与遭遇意外、灾难以及从事正常职业活动的遇险,应当有所区别,以免出现个人的任性冒险需要社会的公共资源与救援成本来为其买单的失衡现象,因此要用“有偿救援”手段对个别公民的任性冒险行为进行惩戒。

  笔者认为,对于“有偿救援”的探讨并不止于旅游救援领域,而应着眼于公共应急管理制度的完善,从权利与责任的角度,找到公共救援责任、个人行为责任、机构安全保障责任之间清晰的界线。确立起既能保障各方权利,又能约束各方责任的制度体系,还需要凝聚更大的法律共识,加强制度顶层设计,从个人求助救援的权利与义务上予以细化明确。 (木须虫)

上一篇:现行契税优惠政策未变 契税法不会增加购房成本 下一篇: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